“冰花男孩”触发的深思:教育公益如何从“治标”到“治本”?

发表时间:2018-01-24阅读:321



移动互联网时代,微博热搜榜、微信朋友圈逐渐成为人们接轨热点信息的主要桥梁之一,每日俱增的生活压力,也使得人们更趋向于摄入娱乐化的信息。进入2018还不到1个月的时间,“嘻哈式出轨”、“思聪式撒币”等娱乐化事件,为人们的茶余饭后制造了的大量的谈资。而在1月9日,一个小男孩的“日常行为”,让人们陷入了更深层次的思考。

人民日报报道冰花男孩

小男孩叫王福满,是云南鲁甸县转山包小学的一名三年级学生。1月9日清晨,他和往常一样步行4.5公里山路上学,冬日的高寒天气染了他满头的冰花。这一天原本并没有什么特别,如果有,大概也就是他的“白头发”、“白眉毛”逗乐了同学们,让他感到有些无措。

冰花男孩图片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“如果人是感性动物的话,那么善良应该是与生俱来的。”

照片发出后,网友自发发起捐款捐物,9日下午,云南昭通市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发布捐赠方式,接受全社会监督。10日,首批10万元爱心捐款抵达转山包小学,为在校的81名学生,每人现场发放了500元的第一批“暖冬补助”。在澎湃新闻的最新报道中,“冰花男孩”也已经穿上了爱心人士捐赠的新羽绒服。而在1月19日,冰花男孩更是飞抵北京,走进了中国人民公安大学,与心目中的梦想职业“警察”,进行了零距离沟通,拉近了梦想和现实的距离。

冰花男孩跟踪报道

至此,和所有以“公益”为主题的故事一样,“冰花男孩”这一章节也已经到了该告一段落的时候。毕竟日常生活中,“学区房”似乎更受人们长久的关注。而那些曾经被温暖“垂青”过的“小冰花”们,通常面对的往往是在人们的记忆中转瞬即逝的“融化”。

偏远山区上学孩子情况

对于转山包小学所有的孩子们来说,尽管生活的严寒和艰辛还未能够真正褪去,但这个冬天,总归也变得好过一些。至于未来到底在哪里,恐怕谁也没有勇气和底气来回答。

一切与教育有关的公益,即使尽力而为也往往难以圆满

90年代中后期,随着“希望工程”的传播效应,社会公众的眼光和思考被引向了教育发展最弱势的人群,尤其是欠发达地区的儿童。最早的教育公益雏形,延续了人道主义救援和贫民救济的形式,以钱物捐赠为主,如援建希望小学、资助贫困学生等。直到21世纪的今天,这仍然是国内教育公益最主要的呈现形式。面对教育公益的巍然冰山,我们从未停下脚步,但全国超4000万的贫困儿童数量,又让这些努力仍显“杯水车薪”。

困难儿童上学

不过,近年来企业对社会责任意识的逐渐觉醒和重视,为教育公益事业打开了另一扇窗口。相比民间个体和机构,企业多了资本上的优势,而政企联合,又为企业开展教育公益事业打开了“绿色通道”。2017年中国慈善企业排行榜显示,教育是企业公益捐赠的主要去向。从榜单上看,上榜企业与企业家对于教育的捐赠最为热心,超四成的捐赠投入到教育领域,捐赠金额共计48.48亿元。


联系我们

电话:400-830-1187

Q Q:1443313105

Q Q:3566761344

Q Q:16968609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