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宝取名(父母须知)不要给娃起大众名   

发布时间:2018-09-25 来源:书海慧名 浏览次数:304


 宝宝取名(父母须知)不要给娃起大众名

  

        在孩子的刚出生父母就会给孩子起名,而这个名字就是你身份的象征,与你一辈子绑定在一起了,这是尤为重要的一点,有人数你的名字决定了你的成就,影响你的一生,所以有的父母在给宝宝起名的时候就会很难抉择,不知道该怎么起名才好。


        通常情况下,一个人连名带姓,少则两个字,多则四个字。可就是这寥寥几个字,常常让取名者伤透脑筋。 取得“大众”一点吧,难免和别人同名。早在1983年,沈阳市公布过一个资料,当地叫“刘淑珍”的,竟有4800多人。最近公安部在全国31个城市共2亿多人口中作过统计,北京市的人名中,叫得最多的是“张伟”,共有5013人,堪称京城第一“名”;广州似乎要好一点,名列榜首的是“陈志强”,但也有1147人。我有一朋友在一家公司供职,这家公司一塌刮子200多人,叫“罗刚”的就有3个。

  

于是,正规场合和国际足坛接轨,称他们为大罗、小罗和小小罗,私下里则按嗓音特点,称他们为“响罗”“破罗”和“哑罗”。 同名往往会引发出戏剧性的场面,比如,邮件送错,通知发错,电话传错,甚至是感情表错。有位朱姓白领,突然受到一束示爱的鲜花,气得男朋友踢翻了醋坛子,后来总算弄明白,原来这束鲜花是送给大楼里另一家公司的一位同名美眉的。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,你还得提防公安部门把人抓错。这样的闹剧已经一演再演。 


         就说近年发生的事吧。乐山师院有个学生名叫“王卫”,和网上通缉的抢劫犯同名,一到广州的白云机场便遭到逮捕;安徽淮北矿业集团有个叫“朱雪峰”的,也因和一个杀人犯同名,已先后被抓了三次,公安部门还善意地告诫他说,以后要再被抓,千万不要反抗,否则会因“拒捕”而面临生命危险;2006年6月23日《羊城晚报》载文,称湖北省枣阳市七方镇李湖树的外出打工人员马超俊,自2004年8月以来,一再被当成同名杀人逃犯,已经六次落入“法网”。呜乎!没做亏心事,平地起祸殃,只因姓名同,抓你没商量。 

起名,宝宝取名,宝宝起名,字形,字音,同名
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姓名还是冷僻一点吧。且慢,这同样不能摆脱烦恼。比如,到银行存不了款,到学校报不了名,到医院看不了病,这都已见诸报端。眼前更有一桩尴尬事:领不到第二代身份证。报载,因为国人的姓名中,有231个冷僻字得不到制证电脑系统的支持,专家估计至少有100万人因此暂时领不到第二代身份证。身为堂堂正正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,却被姓名中的一个冷僻字,拒于身份证大门之外。你说这事烦人不烦?

  

        名者,符号也。许慎在《说文解字》中说,因为晚上走路,不知对面来者是谁,这就需要“通过名来”,所以,“名”字的写法是在表示夜晚的“夕”下面加一个用于通报的“口”。《白虎通·姓名》中似乎说得全面一点:“人必有名,何?所以吐情、自纪、尊事人者也。”不过,考之国人的观念,名字可不是个简单的符号,它一开始便充满着神秘的色彩。在我国古代文献中,“名”往往和“命”纠缠不清,古人认为“名”和“命”有着内在联系,所以对人不能直呼其名。夜间若是听到陌生的声音叫唤自己,千万不能答应,否则灵魂会被摄走;直到20世纪中期,某些地区还有唤着名字“叫魂”的民俗活动。古人相信通过名字的设计和调整,是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的。这实在是名字的不能承受之重。 

  

        国人中的同名之多,显然和这种观念有关。名字既然联系到人的一生命运,取名者自然会小心翼翼,不敢越雷池一步。他们只能沿袭前人的取名思路,在已经用烂了的姓名用字中寻寻觅觅。开始是心存敬畏,是一种姓名拜物教;后来则成了思维习惯,成了取名文化中的集体无意识。新中国建立以前,姓名用字中满目皆是仁、义、礼、智、信、吉、祥、富、贵、福……;今天,这些字也许不再受到追捧,但又到处可见刚、强、雄、伟、俊、杰、发、达……。广州人姓名排在前三位的,一是“陈志强”,二是“黄志强”,三是“李志强”,全都取的“志强”二字;“张伟”,不仅在北京“名”列第一,而且在全国“名列”第一,31个城市2亿多公民中,叫“张伟”的有59275人,而紧接着“张伟”成为二、三、四名的,分别是王伟、李伟和刘伟,以至有家报纸“恶搞”了一则标题,称全国姓名前四位全是“伟哥”。 

  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在这样一种大背景下,我觉得取名者用冷僻字,是有其积极意义的。他们不想重蹈同名的覆辙。这是一种意识的觉醒,是一种个性的追求。当年“街上流行红裙子”,今天以“撞衫”为羞;当年推崇军营式的民居建筑,今天以单调为丑;当年追逐流行读物,今天提倡阅读的主体选择;当年旅游盯着名山大川,今天背包族热衷于另辟蹊径;当年姓名“一呼百应”,今日追求“独此一家”…… :凡此种种,正是社会文明程度和人的文化素质提高的标志。有鉴于此,我觉得有关部门应该尽快解决身份证制作的技术问题,完成第二代身份证的发放工作,这不仅是尊重100万人的姓名权,更重要的是在保护和扶持一种积极进取的人文精神。 然而,话又得说回来,我尊重你选择的权利,并不等于认同你选择的结果。相反,我认为用冷僻字显示姓名的个性,是一种缺乏智慧含量的幼稚做法。它虽然能增强姓名的标志性,但同时也会带来交际的障碍性。一个包含冷僻字的姓名,往往会使别人感到压力,会使社会增强负担,这不符合现代交际的效益原则和经济原则。我们要高度警惕和竭力避免同名现象,但这决不意味着要提高姓名的识读难度。已经用冷僻字取名的100万公民不必改名,但未来的取名者应该从231字卡住100万人中,获得积极的启示。


        好多人在起名的时候欠缺考虑没有去想,我在这个名字的时候有多少人已经用了这个名字,还有就是起名字的时名字的用字问题字音的协调和字形的搭配,避免生僻字和形近字,容易在生活中引来一些不必要的尴尬之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