宝宝起名应避免使用的字——文字搭配

发表时间:2017-08-10阅读:751

说完了姓氏相对忌用字的事,再说说文字搭配相对忌用字。这类忌用字的相对性更强,不仅针对某些特定文字搭配条件,而且受制于使用环境。
先说第一种,针对某些特定文字搭配而言的,这种例子很多,本来字义就不好的例子就不说了,这里主要说一些本来字义较好但被完全搞砸的起名宜用字,仅挑比较有代表性的分析。

  • 千——年:两个字都是格调较高的常用字,但组合到一起的话格调会大大降低。

  • 士——兵、民:士字是一个格调跨度比较大的字,和不同风格的文字搭配会呈现不同的效果。总的来说,士字适合接稍抽象或偏自然的意象,不适合接与人或职业有关的意象。

  • 天——使、朝、花:天字的适配度很高,天龙、天启之类虽然格调一般不过还算合理,像天使就显得过于直白了,天花则是天字少有的坏意象(起名时避免天华这种组合)。

  • 公——子、主、民:公字作为一个文字意象已经足够抽象了,和公字搭配的文字最好不要更抽象,当然也不要组成公子这样容易被嘲弄的词汇。

  • 文——明、章:文字的适配度也很高,和各式抽象的意象都可以合拍。对于这种既常用又易用的字来说,最应该避免的就是组词意象,文明这种词汇使用频率太高,用到名字里会显得格调低。

  • 友——好、爱:有的家长喜欢在名字里灌输个人意志,不过在名字里融汇意志也要讲究方法,不能太直白,像友好这种词用在名字里实在显得不庄重。友字其实是一个格调很高的承接字,搭配得当的话很有益。

  • 冬——冰:这里说的就不是组词问题了,而是文字类型的搭配。冬和冰的确是一个意境之下的,但两个字都是格调跨度比较大的字,恰恰这两个字组合到一起时格调不高。所以在用冬字时,如果想构造寒冷意象,可以用一些更抽象的字,例如凌、青等。

  • 功——成、能:以功字为例,一些表征强烈的字要尽量选择和本义有所差距的字连接,而不要选择能与此字意象直接相承的字连接。

  • 半——月、田:之前在其他答案说过半字适用度有限,其中一个原因是半字修饰的意象即使只剩半边也要显得优美,这个要求很高。像半月、半田这种可切分的实物意象显然是镇不住的。而半夏、半农这种比较抽象的意象则可以达到独特的审美效果,不显得残缺。

  • 利——国、明、伟:利字属于那种本身格调不高,但搭配得当还可以发挥奇效的字,所以尤其要注意不要配流俗字。但鉴于利字的属性,配太典雅的字也不适合,还是需要找风格搭调,偏犀利而不突兀的字,像利贞、利辛都算是比较好的搭配,结合适当姓氏可发挥奇效。

  • 婉——莉、倩:以婉字为例说下风格跨度问题。名字的风格、意境跨度需要控制在一个合理的范围内,从火炉到冰窖的跨越是行不通的。婉字是温婉型的,莉、倩这种字是俊俏型的,二者的气势明显不搭。所以类似的组合即使组不成词,但看着就是别扭。

接下来再说说姓名相对忌用字的环境因素影响,鉴于目前简繁体字的矛盾并不是主要矛盾,我分析的环境因素主要是方言差异。由于资料不全,我只简单说几个典型,提供一个基本思路,留到今后整理和补充。

在长江流域很多地方,“楠”字越来越少见,因为这个字确实对于当地民众来说确实不好说应该怎么念。

在东北官话区和胶辽官话区,王守仁这个名字是要被取笑的。

在中原官话区,两个一声字搭到一块有可能显得蹩嘴;但在胶辽官话区,这个问题不会出现,因为胶辽官话阴平的发声本来就很特别,两个一声字合读时首字又会音变为四声,所以就像北京官话的两个三声一样,不会显得重叠拗口。

在江淮官话区、吴语区和部分西南官话区,英字是不能搭配纯、道、馥等字的,原因可想而知。

  • 慧名观点

我们可以从这个问题体会到很多东西。朋友们其实对姓名很有洞察力,能感受到姓名的简易度、辨识度与美感,对姓名的优劣有全方位的判断,不过很多人为身边的人起名时,往往会过于追求名字意蕴的完美,反而忽略了音韵、意象、字形这些最直观的感受,这样造就了很多不甚理想的姓名方案。

姓名对孩子是意义重大的,一个好名字具有高辨识度、易于读写、容易受到好评,有利于孩子提升自信。而拗口、难写、诡异、有歧义的名字则会给孩子带来一系列困扰,乃至催生心理疾病。与其等孩子抱怨,亡羊补牢地改名,不如从源头下手,在起名时就考虑到意象、辨识度、格调这些最基本的问题。

希望这些姓名学小知识能被更多人看到,令更多家长认真对待起名,使得今后少些拗口、俗气、歧义的名字,多些对自己的名字感到自豪的孩子!


编辑于知乎网友林江仙:起名时应避免使用哪些字? - 知乎



联系我们

电话:400-830-1187

Q Q:1443313105

Q Q:3566761344

Q Q:16968609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