起名或改名要慎之又慎,小心隐藏的玄机!

发表时间:2017-10-12阅读:689



    中国古来对人的取名非常重视。在孔子“正名”思想的影响下,人们把为后代取名看得非常神圣,从周朝起,命名已经纳入礼法,形成了制度。



一、姓

       姓产生的时间大约在原始社会的氏族公社时期,人们普遍认为,姓最初是代表有共同血缘、血统、血族关系的种族称号,简称族号。我们的祖先最初使用姓的目的是为了“别婚姻”,“明世系”、“别种族”。姓的由来与祖先的图腾崇拜有关系。在原始蒙眛时代,各部落、氏族都有各自的图腾崇拜物,这种图腾崇拜物成了本部落的标志。后来便成了这个部落全体成员的代号,即“姓”。


二、氏

       由于人口的繁衍,原来的部落又分出若干新的部落,这些部落为了互相区别以表示自己的特异性,就为自己的子部落单独起一个本部落共用的代号,这便是“氏”,所以“氏”可以说是姓的分支。秦汉之前,姓与氏的使用有严格规定,汉代以后,姓氏合一,统称为姓。姓是大的氏族部落集团的徽示,氏是一个姓所分出的小氏族支系的标志。贵族才有姓氏,贵族男子称氏,女子称姓。


三、名

       名是每个人的代号。姓氏是公共的,名是个人的。周秦两汉单名多于双名。唐宋后,取复名多起来,皇帝除外,因单名易于避讳。宋以后,尤其明清,字辈谱命名法最盛行。明清以族谱命名为特征,影响很大。


四、字

      “字”只是限于古代有身份的人。不管男女,只有到了成年才取字,取字的目的是为了让人尊重他,供他人称呼。一般人尤其是同辈和下属,只许称尊长的字而不能直呼其名。唐宋以后,由于理学加强,一些繁文褥节越来越多,读书人之间在称呼上也大做文章。 广义的理解,字是名的含义的诠释,也可以是名的内涵的发挥。


五、号

      号也叫别称、别字、别号。号初为自取,称自号;后来,也有别人送上的称号,称尊号、雅号等。现当代作家的笔名、艺名也可算入号的范畴,有的是自号,有的是赠号。由于号可自取和赠与,因此具有自由性和可变性。


      通俗解说,“姓”是家族的标志,“氏”指家族中的某一支,“名”是正式场合下才使用的,“字”是朋友之间日常称呼的,“号”一般由自己或朋友起,以志向、兴趣、爱好等。姓名,传承了人的情、意、志;姓名,蕴涵了人的精、气、神;姓名,传达着天地之玄机。




古人云:赐子千金,不如教子一艺;教子一艺,不如赐子好名。因此无论起名或改名,一定要慎之又慎,千万不可忽视。除了要准确平衡八字旺衰外还要注意以下几项:


      忌用“丑恶”字。“丑恶”是“精美”的对立面,我们要起的是“美名”,当然要忌用表达“丑恶”意思的字词。如现代人仍有宁猪狗、郭狗狗、赵阿狗以及周驴驹、贾毛猴之类的名字,这与当今讲文明、爱美的社会风尚极不协调。由于不科学、不文明的陈规陋习和落后意识的影响,用“丑恶”字取名,在我国由来已久,并且流传至今,这是需要认真革除的。


      忌用“嫌疑”字。所谓“嫌疑”字,是指人们特别敏感的一些字,如乌龟、王八、秃、驴、醋、酸、臭、绿巾等。名字中直接用这些字的几乎没有,但是谐音转化成这类字的仍有出现,这也是应当避免的。如吴(乌)金贵(龟)、王霸(八)业、吕(绿)金(巾)荣、项尚(上)图(秃)、班之侣(驴)等。


      忌用“伤残”字。身体受了伤或留有残疾,是件痛苦的事情。用“伤残”遗症起名,等于揭人的伤疤,这样做是不道德的。如果以伤残字起名,呼唤者与主人都会产生不愉快的感觉。所以,应当禁用伤残字起名。


      忌用“贬义”词。名字应当音、义、形兼美。用“贬义”词取名,不符合“义美”的要求,因而应当忌用。从古至今,用“贬义”词起名的现象层出不穷,这是应当引起注意的。如希卑、慎溃、冀缺、孟陋、文丑、严重、百家奴、唐士耻、邓扒才、张落魄等。这些名字的“贬义”鲜明,一望而知,不必解释。还有一类是需要略加评点的,如史(失)策、胡笃(糊涂)、郭(锅)翻、吴(无)德、韦彰(违章)等。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有些起名者心中不一定清楚,但其他人却很自然会对名字进行联想。


      忌用“粗野”字。粗与细是相对的,野与文是相对的。所谓“粗野”字就是粗糙的未经加工的带有原始味道的字词。美的名字应当是一件精致玲珑的艺术品,“粗野”是与它格格不入的。用“粗野”字起名有两种主要表现:一是用词粗鲁、俗气,未经加工。二是虽做了一定的文字加工,但字词间仍流露出一种野气,给人冥顽不训的印记。如雷公、胡泥、栗腹、同蹄、裴邢、玄器、刘杀鬼、武大烈、于雷娃、任毛小、刘黑伽等。这些名字,有的显“凶”,有的露“卑”;有的吵闹,有的阴森;有的呈威,有的执拗。给人的感受是丑多于美,恶大于喜。粗野而不文明、不优雅的表现,随着全民族文化素质的提高,这类名字将逐步被淘汰。


      忌用“狂妄”字。起名用字不能太狂妄、太放肆。因为狂妄、放肆是缺乏修养的表现,它不仅是一种自我暴露,而且也是对他人的不敬,容易引起反感。现代用“狂妄”字起名的有振球、振宇、振寰、冠雄、震寰、人杰、天宝、文圣、武魁、永胜、无双、天才、天赋、超杰等。名字的“语义”与主人的作为,大体说来应“名副其实”或者“名”略高于“实”。如果“名”高而“实”低,二者极不相称,那就成为“狂妄”、“放肆”,也就是语言的“巨人”,行动的“侏儒”。


      忌用“过火”字。“过火”指超过了“分寸”,超过了合适的“度”。常见的有两种情况:一是自夸“过火”,形成“自吹”,效果不佳,如陈万策、卜万科、管万敌、万国权、李万寿,这些名字显然是过分夸大了自己的作用和力量。翁独健这个名字,说的最清澈。一个“独”字表明,“健”者唯“我”而已,别人是不配享用“健”字的。正是:众人皆病“我”独健,众人皆贬“我”自安,这就是自夸者的心态。另一类是自谦“过火”,形成“自贱”、“自贬”。无论是“自吹”,还是“自贬”,都是不健康的“过火”行为。名字要想“美”,就要摈弃这些不健康的做法,向着以“真”、“善”、为生命的“美”的方向发展。


     忌用“拗口”字。有些名字读起来费劲、听起来吃力,弄不好就会读错、听错。如伶州鸠、沈既济、叔孙州仇、夏亚一、金镜清、张昌商、胡楚福、陈云林、傅筑夫等。这些名字有的连用两个同声字,有的连用两个同韵字,有的连用两个同音字;所谓“拗口”字,主要指双声字、叠韵字和同声字。由于声母相同的字,连读起来发音费力,韵部相同的字连读,发音也较困难;这样看来,忌用“拗口”字起名,主要是指不用双声、叠韵字起名。掌握了这个规律,起名时只要认真落实,就能够做到。


      忌用“繁难”字。“繁”字是指笔画多结构复杂的字,这样的字写起来麻烦又不好看。名字中繁字多了就会造成黑白失调,黑糊糊一片,令人产生憋闷感。“难”字是指不易认读的字,也是不常用的字。这样的字一般人不认识,既不会读,也不理解它的意思。


      忌用“萎靡”字。所谓“萎靡”字,是指情绪低落、精神不振、具有消极作用的字词。用这样的字词起名字,是对主人心灵的侵蚀和伤害,也会对他人对社会造成不良影响。一是纤弱型,如石缝中的小草那样纤细柔弱,令人可怜;如陆瘦燕、周瘦娟、陈秋草、雷弱儿、王忍之等;二是忧伤型,含辛茹苦,忧伤孤独,内心酸楚,令人哀叹。如张恨水、独孤郁、子沮、国哀、庞晃(彷徨)等;三是灰暗型,寒风嘶鸣,白霜茫茫,阴霾沉重、前途暗淡、令人心凉。如孙默、姜晦、严霜、沈醉、废名、谢念难、徐悉艰等。这些名字给人的印象不是软弱可怜,就是心灰意冷、忧伤可叹,他们都缺少鼓舞人奋发向上的力量。所以用“萎靡”字取名,不可能成为“美名”。


      忌用“直白”字。“直白”是从名字的表述方法上说的,“浅薄”则是从名字的“语义”即内涵上说的。造成的原因主要有三个:一是单字名,与姓组合成一个常用词或词组,只表达单一而又简明的内容。如黄山、高堂、龙门等。二是双字名,但名字构成的词组只表达一个浅显、简单的意思,内容仍没有摆脱单一性。如方向明、张敬礼、陈建设等。三是有些人把起名看的很随便、喜欢用现成的字词。如高原、高峰、高明等。有些人把起名看得像排队买东西一样,认为大家抢手的就是好的。这是错误的。


      忌用“多音”字。汉字中存在着一字多音的现象。仅3500个常用汉字中,就有250个多音字。这些多音字至少有两个读音,也有三个读音,什么时候读甲音,什么时候读乙音,要根据语言环境即组词对象而定。名字由于用字简约,组词对象往往省略,这就增加了判断的困难;再加上连续读名单时没有反复思考的时间,所以用多音字起名很容易造成读名时的语音错误。因此,考虑到自己及他人的便利,还是以忌用多音字起名为好

   



联系我们

电话:400-830-1187

Q Q:1443313105

Q Q:3566761344

Q Q:16968609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