房产证可以不写我的名字,但二胎必须跟老娘姓

发布时间:2017-11-14 来源:书海慧名 浏览次数:...
姓氏
性别
名字字数
出生时间(公历)
出生地址




跟谁姓不重要,流着谁的血才值得在意。

2016年10月刚公布二胎政策,

2017年邗江公道就有一对夫妻因此要离婚!

二胎政策开放,

对很多家庭无疑是发福利:

以往不管你有多钱有权,

孩子都不能多要一个,

现在只要你们愿意,

都可以拥有两个孩子。

还离婚?想跟别人生二胎去?

这对夫妇倒是想生二胎,

不过二胎生完之后跟谁姓,

老公说:“当然是跟我姓了。”

老婆说:“凭什么呀?大宝已经跟你姓了,

我们家就我一个女儿,二宝要跟我姓。”

老公说:“这算什么?Ta跟你姓,

我成了什么?倒插门啊?继父啊?”

两人掰扯不下,跑去民政局离婚,

而妻子还怀着二胎。

离婚,在我看来,

是一件非常严肃而且能不碰就不碰的事情。

走到离婚,从前以为会是因为天大的事情,

比如出轨、比如家暴、比如性不和谐,

从来没想过会是因为小孩跟谁姓的问题。




孩子都是亲生的,

跟谁姓,有那么重要吗?

重要!

而且不仅邗江夫妻觉得重要,

成千上百的二胎家庭都觉得重要!

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,

对2032对受访者进行了一项调查显示,

47.5%的受访者认为孩子应该随父亲的姓。

54.7%的受访者能够接受孩子随母亲姓,

23.2%的受访者则表示对此不能接受。

受访者中,男性占48.5%,女性占51.5%,

78.0%的受访者有孩子,22.0%没有。

交叉分析显示,

65.2%的男性受访者认为孩子姓什么很重要,

显著高于女性受访者的比例(46.2%)。

46.1%的男性受访者能接受,

低于女性受访者的比例(62.8%)。




孩子跟谁姓,不仅是两夫妻的事,

也是两个家庭的事情。

有的家庭,因为孩子跟谁姓,

亲妈跟女儿反目。

广州一个月子中心里的林女士,

生完二胎后情绪一直不稳定,

医生护士都怀疑她有产后抑郁倾向,

检查,一点事也没有。

照顾不周,也不是,老公和亲妈都在。

谁能想到呢?

根源就在亲妈身上。

林女士在妈妈群里吐槽:

“我生二宝,我妈过来,

根本不是来照顾我的,

是来争孩子的姓氏权的。”

这一句把群里的僵死粉都炸出来,

林女士接着说:“我生大宝时,

她还是这样,

月子里一定要来争孩子的姓氏权,

实在闹不过她,最后孩子是跟我姓了,

老公也成前夫了,我跟前夫会离婚,

原因很多,但这个是最致命的原因。”

大家问她为什么会这样,

林女士说:“我们家都是女儿,

我妈这辈子没个儿子续香火不高兴,

一定要折腾得我们的孩子跟家里姓。”

大家问她自己怎么想,

林女士说:“我不想孩子跟我姓,

大宝已经跟我姓了,

老公视大宝如己出,

我很感动,虽然他是少数民族,

没有子随父姓的习俗,

但我想把二宝的姓名权交给他。”




孩子跟谁姓,为什么会成为二胎时代的无解难题?

—第一代独生子女为人父母

我朋友宋巍说刚订婚那阵特别难受。

我打趣说:“怎么?想悔婚啊?”

没想到他说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我说:“还没玩够呀?”

他说:“那倒不是。是岳父,

订婚前一晚,喝得酩酊大醉,

酒后吐真言,跟我说:‘我就一个女儿,

你们以后,一定要生两个,

哪个跟我姓,你现在给我个准话。’”

我说:“这不正好吗?准岳父这话一出,

铁定就是把女儿的后半生交给你了。”

他说:“我们俩本来就要在一起的,

是他早不说,晚不说,

偏偏订婚前一晚说,还要喝着酒说,

让我一个晚辈怎么说不,

我们家就我一个孩子,

我们两个外地人又想扎根广州,

怎么生两个?如果只生一个

跟他们家姓,

我爸妈还不急得砍死我。”

我说:“那不答应还订得了婚吗?”

他说:“我打了马虎眼,说生两个就生个,

其他到时再说。

但老丈人现在十天半个月就打电话要个准话,头疼。”

独生子女这一代人,

从小过着“4+2+1”的生活,

小时候尝遍没有兄弟姐妹的滋味,

如今又有担负起赡养两家父辈和爷辈的责任,

还要生二胎,

说他们是幸福的一代,是实话,

说他们是肩负重压的一代,更是实话。

问他们在不在意孩子跟谁姓,

他们大多数说:“不在意,

但我爸妈只有我一个孩子,

他们在意。”

他们的压力不仅仅是没有兄弟姐妹分担

赡养父辈、爷辈的重担,

更多是精神压力,只生一个,

或者两个孩子都跟父亲姓,

独生女的娘家会觉得自家绝后了。



—宗法思想入中国家庭骨髓

下班回家,在小区里遇到楼下的赵婶,

逮着我就问:“你学过法律的没有呀?”

我说:“辅修过一点点,你怎么遇到什么事了。”

她噼里啪啦开始倒苦水了:

“我今天带孙儿去打疫苗,

护士叫号了,我愣了好一会儿,

你说我们老赵家,衡衡怎么姓刘,

我说护士小姐啊,你叫错了,

我们姓赵,人护士小姐打开医保卡,

指着跟我说,这不写着吗?

我一看真的打成“刘智衡”,

我打电话给我儿子,

问他是不是搞错小孩的出生证了,

后面连带全弄错了。

他说:‘是啊,那时不是说了吗,

女儿跟我姓,二胎跟妈妈姓。’

说得特别正常,他们一年前说的时候,

我气得心脏病都犯了,住院了,

他们答应我再商量,结果却偷偷背着我,

把衡衡的出生证姓氏定成‘刘’。

你说,我就这么一个孙儿啊,

成了老刘家的,

这不是养大的猪被白菜拱了是什么?

我说哪里有人跟妈妈姓,

那个胳膊肘往外拐的傻儿子还说,

法律上就规定孩子可以跟妈妈姓。

你告诉我,哪条法律规定了?”

我当然知道法律就是这么规定的,

但不敢去触赵婶的神经,

只能“嗯嗯哦哦”地回应她,

像她这样六七十岁的年纪,

已经太习惯“孩子跟父亲姓”的风俗,

平时也有事没事地八卦:

小区里哪个孩子跟妈妈姓,

是不是半路夫妻带来的。

其实,会觉得孩子一定要跟父亲姓才是正常的,

是因为中国从古至今已经形成了宗法制的传统。

宗法制,是以父系一脉及其亲属为依托形成的关系网,

古时候,宗法制的核心是嫡长子继承制,

家里的权力和财物是要大老婆生的大儿子去继承的,

所以人们特别重视儿子,以及儿子跟随姓。

宗法制盛行不衰,所以人们觉得存在的就是合理的,

持久的就是正义的。

父系社会盛行不衰,所以人们忘了,

在那以前,我们是母系社会,后代是随母亲姓的。

而如今,孩子跟谁姓被提出来,

说明男女平权意识在提升,

这些都是不同社会阶段男女社会地位的反映。



—父辈的压力、邻居亲戚的眼光

写文章之前,我在朋友圈里做故事征集,

大部分的新手爸爸妈妈都说“只要是亲生的,

不在意孩子跟谁姓”,

但有个94年的男生说“我在意”。

我一开始以为逮着个“封建残余”了,

后来他说:“我爷爷是入赘到我奶奶家的,

我们家叔叔姑姑都跟奶奶姓,

只有我爸跟爷爷姓,

小时候我在村里老受人指指点点,

虽然爸爸不停跟我解释,

爷爷奶奶很相爱,

整个大家庭也没有因为姓不同,而有区别对待,

但这不一样,村里大人会逗你:‘你跟谁姓啊’

‘你知道为什么你们家人会两种姓吗’

我以后结婚生小孩,会让他们统一跟我姓,

不想让他们跟我小时候一样,

要回答各种各样奇怪的问题,

遭受很多莫名其妙的眼光。

茨威格说:“上帝赠送你的每一样礼物,

都暗中标明了价格。”

二胎时代,孩子跟谁姓会成为一个问题。

不外乎多种选择,也多个纠结。

总的来说,爷爷一辈,比为人父母这一辈更在乎。

也许是因为,他们年轻时经历了第一波独生浪潮,

没有体验过拥有两个孩子的甜蜜与负担,

越得不到,越看得重,

越看得重,越不想松手。




孩子跟谁姓,是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。

复杂到说谁对谁错,实在太简单粗暴。

很欣赏韩寒在《后会无期》里讲的一句话:

“小孩子才谈对错,大人只看利弊。”

在孩子跟谁姓这个问题上,

与其说谁是谁非,

或者给出客观公正的解决方案,

我更愿意讲几个有智慧的处理方式,

希望能给大家一些启发:

—夫妻统一战线,孩子跟谁姓都没问题

这是在知乎上看到的真实故事:

题主萌妈说,想要二胎时,还没开放二胎政策,

但自己是独生子女,可以提供证明来生个二胎。

她生二胎,是想给自己父亲找个安慰,

老人家身体不好,老抱怨自己无后,

自暴自弃,不愿意好好保养。

萌妈跟萌爸说:“我想生二胎。”

萌爸很高兴:“夫人懂我,正有此意。”

萌妈说:“我想二胎跟我姓。”

萌爸就皱眉了:“这个……那以后ta叫你爸妈什么?”

萌妈说:“外公外婆啊。”

萌爸松了口气说:“那以后我想把ta加进我家族谱,

还怎么加?”

萌妈说:“这个更简单,你再给ta起一个名字

加族谱的名字就跟你姓。”

萌爸说:“这样可以啊。”

两人统一意见之后,跟双方父母说,

萌妈爸妈自然高兴极了,

萌爸父母虽然有点支支吾吾,

但也点了头。

一年以后,小萌出生,

意外的又是一个小男孩。

萌爸父母立刻就反悔了,

说男孩子不能跟妈妈姓。

那时萌爸刚好辞职在家,

他父母当下就抓住机会,

说可以给他们十几万,

而且帮他们带小萌,

只要孩子跟回爸爸姓。

但萌爸萌妈没有妥协,

坚定之前谈好的,

自己带娃,自己找工作,

出月子就办了出生证,

小萌跟妈妈姓。

“夫妻同心,其利断金”,说的就是这个理。



—如果姥姥愿意,孩子就跟姥姥姓

同事刘叔马上当爸爸了,

整天缠着我们给他孩子起名字,

我忙着交稿,哪有时间理他:

“这个刘什么,有点难起……”

他说:“你只管想名字,这个姓就先别操心。”

我顺势就问他:“什么?你这是说,

孩子跟谁姓,你不介意?”

他说:“是啊,这有什么?爱跟谁姓跟谁姓。”

我说:“那以后还是你儿子不是你儿子啦?”

他说:“不仅我不介意,我爸妈也不介意,

我老婆也不介意,名字嘛,就是给人叫而已。”

我说:“难得啊。”

他说:“我丈母娘就我老婆一个女儿,

从我老婆怀孕到现在,老太太从老家赶来,

每天三餐加宵夜,胎教产检,

比我们这做爸妈的,还上心一百倍。

昨天我加班,她还陪我老婆做了一天检查,

我赶过去接他们,她指着四维图就跟我说:

‘你看你看,长得特别好’

我看她高兴的:‘三个月后,他出来,

如果姥姥愿意,他跟姥姥姓也行’。

我丈母娘乐得哼起歌来,

孩子姓什么,大家高兴就行,

孩子叫什么,你给我多想几个。”



—玫瑰不会因为不叫玫瑰而失去芬芳

我有个小学同学就是跟妈妈姓的,

那时候我们也觉得奇怪,

会问他为什么,

其实心里想的是也许是爸妈离婚了,

没想到他反倒给我们撒了一把狗粮:

妈妈生他时,难产,生了46个小时,

爸爸很爱妈妈,陪着妈妈进产房,

看着她呻吟、咬牙大叫、大出血、

面部变形、九死一生才把他带到这世上。

就在他出生那一刻,

爸爸对着产床上奄奄一息的妈妈说:

“你辛苦了!儿子跟你姓,

是你怀孕、呕吐、身材变形、水肿、

阵痛、用力使劲,才有他的。

你受的苦比我多,

他就应该跟你姓。”

那同学,应该被人问了很多次这个问题,

但这并不影响他成为他,

也不影响他爸妈的关系。

反而,每一次叫他,就像又感受了一把爱意。

罗密欧与朱丽叶相爱却不能在一起,

是因为两家有世仇,

但发现了这一切,又想跟朱丽叶在一起的罗密欧说:

“玫瑰不会因为不叫玫瑰而改变它的芬芳,

你不能爱上罗密欧家族的人,

那我改个名字就是了,

我还是原来的我。”

计较孩子姓什么,

不如关心父母是否足够相爱,

真爱了,孩子姓什么都是真爱的结晶。